1. <code id="jluxk"><ol id="jluxk"></ol></code>
  2. 
    
        <var id="jluxk"><ol id="jluxk"><big id="jluxk"></big></ol></var>

        1.  
          用戶名: 密碼: 注冊|忘記密碼?
           
          已有188位權威嬰幼兒專家,簽約為本站提供專業育兒知識!
          2019-5-13 | 來源:互聯網 | 熱度: | 評論:0
          導讀: 今年2月,國家衛健委發布《健康口腔行動方案(2019-2025年)》(下稱“方案”),提出開展“減糖”專項行動,明確提出中小學校...

          今年2月,國家衛健委發布《健康口腔行動方案(2019-2025年)》(下稱“方案”),提出開展“減糖”專項行動,明確提出中小學校及托幼機構限制銷售高糖飲料和零食,食堂也要減少含糖飲料和高糖食品供應。鼓勵企業進行“低糖”或者“無糖”的生產,提高消費者正確認讀食品營養標簽添加糖的能力。

          就在近日,中國疾控中心發布《中國兒童青少年零食指南2018(6-12歲版)》也再次指出,兒童長期選擇高糖零食的危害嚴重,要少吃高鹽、高糖、高脂肪零食。

          然而,記者近日走訪調查發現,盡管學校、家長也深知孩子遠離高糖飲料、零食的重要性,但是現實中,真正要讓孩子做到“減糖”還有不少問題和挑戰。

          飲料零食成了學生的“家常便飯”

          “自從學校旁邊的超市關閉以后,我們同學放學后都到這里來買吃的了”,上周工作日下午5點多,在西城區某家社區超市里,記者注意到,不少穿著校服的中學生來到店里排隊購買飲料、奶茶、巧克力等產品。

          記者用手機導航系統查詢發現,該社區超市距離周邊三所學校最遠距離也不到300米。這也是孩子課間、放學后能夠以最近距離購買到豐富零食的比較大的社區便利店。

          盡管是便民社區超市,但記者發現,超市里銷售的食品以學生愛吃的零食為主:一進門右側就是三臺冰柜,兩個冰柜里都是雪糕,還有一個冰柜里放滿了冷藏飲料;左側收銀臺前的零食架上掛滿巧克力、棒棒糖,正在結賬的學生順手又挑了一塊巧克力。

          超市貨架上,各種飲料也是主力產品。“小學放學時間大概3點多,到下午5點多是中學放學時間,晚上9點附近中學生又下了晚自習”,住在附近的大爺告訴記者,這三個時間段超市里排隊的都是學生。 

          “除了這家超市,從學校往北過街穿過胡同就是一條商業街,就是路遠點,但我們同學也愛去那里買吃的”,一名同學手里拿著一袋散裝山楂絲和一杯咖啡告訴記者,這就是他剛剛買回來的。記者發現,這名同學購買的山楂絲上本已撒滿了白糖,買咖啡時他又順手加了幾袋白砂糖。

          當天晚上9點多鐘,是附近一所中學下晚自習時間,記者再次來到這家社區超市,發現超市又迎來一天中最后一次銷售高峰。超市里滿是三五成群的學生,一名學生已經選了兩瓶奶茶,又挑了一瓶飲料——這幾種飲料瓶身的配料表中都有“白砂糖”。

          隨后,記者在這家超市里數了數,其貨架上銷售的幾十種飲料,只有兩款產品屬于無糖類型。而在另一家大型超市,記者發現,這里的飲料品種更多,上百種產品各種口味琳瑯滿目,直接標注無糖的飲料也就兩三款,其他產品配料表的第一項是“水”,緊居其后的就是“白砂糖”了。

          一瓶飲料含糖50克

          “一聽含糖飲料如可樂的熱量約為140千卡,而一碗二兩的米飯的熱量約為110千卡,但是喝一聽含糖飲料很難提供米飯的飽腹感,不會影響進食的食欲”,中國工程院院士王隴德表示,含糖飲料中的糖可以迅速吸收,兒童過量飲用含糖飲料往往是導致兒童肥胖的因素之一。而每天增加飲用一份(1標準杯、聽、瓶)含糖飲料的兒童發生肥胖的風險就會增加1.6倍。

          然而,對于含糖飲料的這些健康威脅,孩子們幾乎毫無所知,無所顧忌。

          其實,我國《中國居民膳食指南(2016)》就首次提出對添加糖攝入量進行限制,每日不超過50克,最好限制在25克以內。據了解,“添加糖”是指在食物的烹調、加工過程中添加進去的單糖、雙糖或糖醇等。“但日常飲食中我們不可能稱出攝入糖的分量”,撰寫上述報告的北京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營養與食品衛生學系主任馬冠生告訴記者,一般來說糖分攝入的主要來源是含糖飲料、烹飪加工食物、甜點、糕點、白砂糖、蜜餞、糖醇等,其中含糖飲料消費增長是最快的。

          據了解,我國的食物營養標簽法規沒有強制要求標注其中的外加糖分,那么消費者該如何判定一瓶飲料里含有多少添加糖?

          “很簡單,看營養成分表中的碳水化合物的量就能判斷”,中國農業大學食品學院營養與食品安全系副教授范志紅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碳水化合物來源只有糖和淀粉,飲料里的水不可能有淀粉,那就是糖了,碳水化合物越高,含糖就越高。

          有飲料加工企業工作人員向記者介紹,市場上一般含糖飲料含糖量為8%至11%,有些含糖量甚至超過13%。這也就意味著,喝一瓶500毫升的含糖量10%的飲料,糖的攝入量就達到了50克。再加上從日常烹調飲食中攝入的糖,很容易就超標了。

          盡管目前我國青少年飲料消費的調查有限,但是馬冠生告訴記者,他的科研團隊在2008年曾在上海、廣州、濟南、哈爾濱、北京、西安和南寧7城市對9194名6至17歲青少年進行調查,結果顯示,城市人均日飲用飲料量為715毫升。初中生和高中生的人均日飲用飲料量分別為1151毫升和1229毫升。

          按照這一數字推算,被調查的中學生每天僅通過飲料攝入的糖就遠遠超標了。

          “甜蜜”誘惑難抵擋原因太多

          盡管相關部門以及社會各界發出減糖呼吁,但是現實生活中,青少年對于“甜蜜的誘惑”的確很難拒絕。

          “好吃”、“就是想解解饞”,很多學生接受記者采訪時都這樣說。盡管國家多個部門倡導“減糖”,但是事實上對于中小學生來說,很難做到自控。

          “我們做家長的也沒辦法,孩子手頭都有點零花錢,無法控制他們在外買飲料等零食”,多名家長接受記者采訪時都表達了無奈的心情。

          記者采訪還發現,還有家長是被企業宣傳所誤導。一位家長告訴記者,自己也知道飲料不好,因此平常總是讓孩子多喝牛奶。然而,記者詢問后才發現,她的孩子喝的根本不是牛奶,而是乳飲料。

          在一家大型飲料企業的某電商平臺自營店里,記者發現,某經典兒童飲品“AD鈣奶”的配料表顯示主要成分是水、白砂糖,不過是一款乳飲料。“喝乳飲料,也要看蛋白質和碳水化合物含量的”,范志紅說,蛋白質含量越接近牛奶,營養越好,如果蛋白質含量只有牛奶的三分之一或者更少,而且還含有糖,那不如直接喝牛奶。

          專家建議

          各方合力 須從兒童抓起預防

          “降低兒童含糖飲料的消費必須貫徹‘預防為主’的方針”,馬冠生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要從生命早期開始預防控制含糖食品,特別是含糖飲料的消費,建立以學校-家庭-社區為主的防控網絡,少喝、不喝含糖飲料。

          “首先學校不賣含糖飲料,僅供應白開水”,范志紅表示,可加點大麥茶、檸檬水,只要沒有糖、沒有鹽分就可以。

          “除開展學校健康教育外,家長更要以身作則,減少含糖飲料的購買和飲用”,范志紅表示,需要提醒家長的是,孩子未來的發展需要一個健康的體魄,這就需要青少年時代打好底子。

          “減糖也需要盡量少喝果汁”,范志紅同時還提醒,市場有些果汁雖然沒有添加糖,但是其自身糖分也很高,喝一大杯果汁有時相當于吃了兩個以上蘋果甚至更多的水果,看似挺健康,其實已經因為糖攝入量過高而增加了肥胖的風險。

          “盡管目前已經有不少企業推出了無糖飲料,但是作為企業,在注重自身發展的同時,更應將公眾的健康放在首位”,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向記者表示,企業在賺錢的同時也應當承擔一定的社會責任。

          本報記者 胡笑紅 攝影 王海欣  


          本文來自網絡,文中內容和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立場,如有侵權,請您告知,我們將及時處理。
          下一篇:沒有了!
           我要評論:
          嬰幼兒網 - 嬰幼兒教育平臺 - 國內專業的育兒網站 - 凱娜科技
          吉ICP備11002400號-3 服務QQ:790646582 e-mail:zk8312@163.com
          本站部分資源來自網友上傳,如果無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權,請聯系本站,本站將在3個工作日內刪除。
          Copyright @ 2012-2015 嬰幼兒網 - 嬰幼兒教育平臺 保留所有權利
          色片大全